You are here: Home / Updates / CSW59: Elizabeth Tang talks about protection of domestic workers' rights with United Nations Radio

CSW59: Elizabeth Tang talks about protection of domestic workers' rights with United Nations Radio

Comments
by IDWFED published Mar 13, 2015 12:00 AM
An interview report in Chinese by United Nations Radio with Elizabeth Tang, IDWF General Secretary.

Details

NEW YORK -

Listen to the audio interview in Mandarin.

Excerpt in Chinese:

邓燕娥表示,许多妇女都承担起了照顾家庭的工作,虽然没有在外面挣钱养家,但她们对于家庭的正常运转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需要照顾家庭,她们在客观上放弃了在社会上发展的机会。与此同时,还有许多妇女选择到家外去工作,以为家庭赚取更多的收入,这部分人就包括家政工人。

邓燕娥指出,由于家政工作的特殊性质,家政工人的权益保障更应得到人们的加倍关注。

邓燕娥:“她们是一种看不见的工人,因为她们是在家庭里面工作,所以一般我们是不会看到她们的。还有她们是一个人在一个家庭里面工作,她没有别人的同工跟她一起,所以如果老板不好的话,可以对她做任何事情,别人不会看的到的。”

邓燕娥指出,在许多国家,家政工人的工资得不到保障,许多国家根本就没有最低工资的概念。一些家政工人在辛苦劳作一年或两年之后却得不到任何的报酬,因此许多人用现代奴役来描述她们所处的工作状态。

邓燕娥表示,相对来说,香港在保护家政工人权益方面还是做得比较完善的一个地方。例如,香港的家政工可以享受最低工资的保障,每个月可以得到500美元的薪水。但即便如此,香港的许多家政工人也会在许多方面得到不公正对待。

邓燕娥:“香港是比较有好的法律保障的。我们香港的法律规定,家政工的劳工条件跟其他的工人的条件是一模一样的,可是还是不断发生家政工,特别是从菲律宾和印尼来的外地家政工被老板打伤和性强暴。”

邓燕娥表示,如果雇主违反劳工法的规定,家政工人可以到劳工法庭去告老板。每年香港劳工法庭会受理600件类似的案件。

邓燕娥:“香港有特别的劳工法庭,是很便宜的,工人不需要请律师这些花钱的方法,他可以自己去劳工法庭告这个老板。”

邓燕娥指出,60年代时,家政工人被称为“妹仔”、“佣人”甚至是“奴婢”。通常住在被雇佣的家庭之中,雇主只管吃住,工人在薪水和其它方面的权益得不到任何的保障。而今,这些家政工人同所有其他工人一样,享有同等的工作权益保障。邓燕娥表示,香港的许多家政工人来自不同的国家,如菲律宾和印尼,在语言和文化不通的情况下,可能会受到更加不公平的对待。邓燕娥指出,保护外来家政工人的权益其实也是保护香港本地工人的整体利益。

邓燕娥:“如果外来工人的薪水可以压得很低,或者是她们是完全没有福利的话,那么老板都不会喜欢请我们本地人,都会愿意请外地人,因为你什么都不会给(外地工人),这样做会更便宜。如果要保证老板请本地人做工,外地与本地工人之间的差别不能太大。”

邓燕娥表示,对于外来家政工人的保护包括允许她们组织自己的工会。

邓燕娥:“在香港工作的菲律宾和印尼的家政工人都有工会,所以她们遇到不合理的待遇,有什么状况啊,她们都会写报告,也会游行啊,然后她们也会向传媒讲她们的情况。因为是这样的开放,她们可以发声,让其他人都知道她们的情况,所以我看这是一种力量,或者是给政府一个压力,就是你不会对待她们太差,因为她们都会讲,人人都会知道,所以有讲话的自由给她们,这也是一个保障。”

邓燕娥表示,此次来联合国参加妇女地位委员会会议就是想要为家政工人的权益大声疾呼。她认为,在这方面,许多国家的政府还做得远远不够,她希望看到在这方面出现大的改善。

Read the original article in full: 国际家政工联合会秘书长邓燕娥谈香港家政工人权益保障 | United Nations Radio

Source: Maoqi Li/UN Radio

Story Type: News

Filed under: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